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
本文来自

宜兴新闻

宜兴新闻

人已关注

请添加对本版块的简短描述

李滇敏:东坡的理想和阳羡的原色

[复制链接]

2216

主题

2217

帖子

7542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7542
14310 宜兴网 发表于 2016-8-21 17:50:25
李滇敏:江西日报副刊部主任。
5e916de8-2f00-4899-bfd2-a2de4bdc5c4c.jpg.jpg

  在宜兴所有的名字中,我最喜欢它古老的学名“阳羡”——这个主谓结构的词组搭配得有些拗口,却耐品耐嚼,从里到外透着一种低调的自信和骄傲:羡的主体是至高的“阳”,而被羡的是蠡水边、太湖畔我们今天称之为宜兴的这片土地。

  要如何美好,才能有底气当得起这一“羡”啊!

  好在有苏轼!东坡先生用大量的诗词,更用他两度买田阳羡的实际行动,为这个骄傲的地名留下最有力的佐证。

  苏轼仕途蹬蹭,一生颠沛,所幸他生性旷达,每到一处,都能随遇而安。“此心安处是吾乡”,在他的诗文中,每个谪居地都是那么美好,他甚至流露过卜居杭州、徐州、黄州以及金陵、蒜山、汝州、庐山、惠州等地的想法,但是,最终他买田宜兴,把太阳都羡慕的这处所在当作了他的归老之乡。

6a84dc9a-a887-447b-9b66-1d8107290a85.jpg.jpg

  嘉祐二年(1057),苏轼金榜题名,琼林宴上,结交了宜兴籍的同科蒋之奇、单锡,从此与阳羡结缘。十四年后,熙宁四年(1071)苏轼通判杭州,之后的几年间,他的足迹遍布宜兴。“山秀芙蓉,溪明罨画”的自然风光,燃起了他“解珮投簪,求田问舍,黄鸡白酒渔樵社”的愿望。熙宁七年(1074),苏轼在距宜兴县城五十里的黄土村买下了第一份田产。“惠泉山下土如濡,阳羡溪头米胜珠。卖剑买牛吾欲老,杀鸡为黍子来无。”或许,从那时起,苏轼就抱定了在此地“经营身计一生迂”的打算了。坡仙的到来让朋友们欣喜:“他日扁舟约来往,共将诗酒狎樵渔。”然而,未及与文朋诗友们“共将诗酒狎樵渔”,“乌台诗案”把苏轼卷入了新一轮的辗转颠沛之中。

  元丰七年(1084),在从黄州量移汝州途中,他绕道宜兴再次买田置房,同时两次上表乞阳羡居住:“臣有薄田在常州宜兴县,粗给粥,欲望圣慈,许于常州居住。”

  元丰八年(1085),苏轼接到了朝廷批准他宜兴居住的诏命。

9a859396-bc83-44ab-8275-4e42f03b3cdd.jpg.jpg

  “十年归梦寄西风,此去真为田舍翁。剩觅蜀冈新井水,要携乡味过江东。道人劝饮鸡苏小,童子能煎莺粟汤。暂借藤床与瓦枕,莫教辜负竹风凉,山寺归来闻好语,野花啼鸟亦欣然。”但是,幸福的田园生活仅仅过了几个月,元丰八年(1085)六月,苏轼受诰命复朝奉郎,知登州军州事。此后,又是官场沉浮,晚年更是远贬惠州、海南数年。这期间,苏轼将大部分家眷安顿在宜兴,只有朝云和三子苏过同赴贬所。

  建中靖国元年(1101),苏轼结束了凄苦的海南贬谪,回到了他念兹在兹的阳羡。

  九死一生的东坡居士何以选择阳羡作为其归老之地?周启隽认为:“盖尝论之东坡赤壁,非不乐也而非其志;珠崖儋耳,非不安也而非其宜;金马石渠,非不欲也而非其处;惟阳羡之居,先生欲之志所存也,而安而乐焉。”可以存志,亦可安乐,正宜归老!

  东坡先生第二次宜兴买田在丁蜀镇,镇中有两座山,曰丁山、曰独山。其中独山在县城西南,一峰屹立,水环其麓。先生登而叹曰:“此山似蜀”,于是,“独山”成了“蜀山”,镇与街皆因此而名。蜀山南麓,先生筑草堂而居,成为后来的东坡书院。

2cdd6cd3-7713-4943-99b3-10455b76bcc6.jpg.jpg

  丁蜀镇的窑火烧了六千多年,创烧于明代的前墅龙窑延烧至今。这里是紫玉金砂的源头,是陶人心中的麦加。

  距东坡书院不远,倚在蜀山脚下的是狭长的古南街。小街两旁的建筑古旧,均为砖木结构的两层小楼。小楼老旧逼仄,但是整洁干净,旧窗台上,摆上几块旧陶片,养上几株花草或是一掌苔藓,就成了匠心独运的装点。几乎每栋小房的门边都挂着历史建筑的保护标识,每行三两步就是一处名人旧居或是老字号,这些标识牌让行走其间的人心生崇敬。顾景舟大师的旧居也不显眼地处身其中,小小的房,窄窄的廊,通向一处并不开阔的幽。一位后辈把它租了下来,做了自己的工作室,里面陈列着自己的创作和收藏。

  “山不在高,蜀麓居坡仙;水不在深,蠡水潜黄龙”,这是古南街的自况。蠡水中所潜之龙,当然不仅仅是顾景舟、曹婉芬、季益顺们,如今,这条小小的老街,已经是陶文化的中心,聚集着来自世界各地数不清的“陶漂”,他们在这里接受着最正宗的陶文化的洗礼,呼吸吐纳的都是关于陶的思想和创意。这些逐陶而居,追梦而来的潜龙,是不是有点像一千多年前的东坡先生呢?

df35b209-d5c6-4ece-883f-5ca266ee7f13.jpg.jpg

  我没有考证过东坡先生是否到过湖?,可我觉得,无需考证,答案一定是肯定的。东坡爱竹,“宁可食无肉,不可居无竹”,而湖?有万顷林海。绿波翻滚,竹浪连天,他怎会不来?这里还有随处可见的茶园,“天子未尝阳羡茶,百草不敢先开花”,爱品茗的坡仙也说“雪芽我为求阳羡”呢,他怎耐得住茶香的诱惑?

  而现在的湖?,却从林海和茶园中粹取出了一种更让人难以抗拒的诱惑——借着厚重的绿色带来的好空气,他们打出了一张牌:“深氧界”。此“界”一出,瞬时成为一种生活理念、生活方式、生命追求,一时间圈粉无数。天南海北的“深氧粉”迷恋上了这里,春漫湖?,夏约湖?,秋语湖?,冬恋湖?……来健体、来养心,来寻找家园。

  如果说“陶漂”们追求的是丁蜀的古色,“深氧粉”热爱的湖?的绿色,我却更钟情于美栖的素色。清澈的濑溪河穿村而过,小小的村庄有了一河两岸的格局,安静中透着灵动。村庄洁净素朴,村舍都是白墙青瓦的两层小楼,没有富丽的外装修,小楼靠路一侧的墙面上用绘画和书法装饰,绘画是丰子恺的风格,至简,稚拙;而书法亦有功底,所书多是古人吟咏江南的诗句,让人感觉到一种富而不奢的气质。

5b1f645b-7edf-4403-a1df-3a7131b96bbd.jpg.jpg

  村人乐于拿出来炫的是村庄的历史,他们的祖先是南宋抗金名将宗泽,因为族规的关系,村庄素来重美德。村口路旁的宣传栏布置得很文艺,里面张贴着有关美德的小贴士,还有族中先贤的事迹。

  吸引我们的是一张“教授榜”,这个小小的村庄竟然出了13位知名大学的教授,榜上领衔的是宗白华先生!教授榜之后的“勤勉学子榜”上,是一些青年才俊的介绍,照片上,这些宗姓青年,眉眼爽洁,气质儒雅,与眼前这素净的村庄是如此契合。

  东坡先生在说到宜兴的好处时,其中有一条,“此地多君子”。想来,盛产君子的地方,必定有这样素净的底色。

  “买田阳羡吾将老,从初只为溪山好”,跨越千年,东坡先生的理想,却有了越来越广泛的呼应,为坡仙的远见点个赞。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